有錢為所欲為?紐卡的成功真這么簡單嗎?

                  2022-03-03 14:00:23      編輯:無插件體育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4比0大勝阿斯頓維拉的賽后,行走在夜晚的紐卡斯爾市中心街頭,你會感覺自己仿佛深陷一場巨大的派對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里是紐卡斯爾,世界八大派對之都之一。此刻,酒吧與夜店早已滿座,市中心街道被男女老少略帶微醺的笑容和吶喊所點亮,這座古老城市的活力與亢奮,如此顯而易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賽季初,即使最樂觀的紐卡球迷,也不敢預測球隊能在賽程接近一半時穩居前四。但如今,重回歐冠舞臺不再是個遙遠的夢想,這讓很多人想起了世紀之交紐卡的光輝歲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4-0大勝維拉,紐卡全隊更衣室合影

                  【01】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紀90年代初期,整個英格蘭破舊、衰敗且乏味。當時的紐卡斯爾是一座典型的落寞重工業城市:街上到處都是色彩單調的外墻建筑,英格蘭北方潮濕陰暗的氣候,讓這座城市聞起來甚至有股刺鼻的鐵銹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高失業率和高犯罪率,是此類城市的共性。高度工業化形成的密集人口,需要釋放過于旺盛的精力,于是重工業城往往會矯枉過正、倉促轉型至以服務業為主導的第三產業。結合90年代中期掀起的“酷不列顛”文化浪潮,紐卡斯爾催生出了一個崇尚及時行樂的新產業:夜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對娛樂和審美的全新需求,促使英超聯賽幾乎在同一時間,誕生了多支以進攻為主且極具觀賞性的球隊,紐卡斯爾聯就是其中之一。1996年,俱樂部在凱文·基岡的率領下,完成了從升級、晉級歐戰以及錯失聯賽冠軍的戲劇化全過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95-96賽季,基岡率領紐卡獲得英超亞軍

                  那個年代流傳下來的球星名字,至今仍耳熟能詳:阿蘭·希勒、羅伯·李、大衛·吉諾拉、萊斯·費迪南、蒂諾·阿斯普里拉、菲利普·阿爾伯特......

                  21世紀初,隨著英格蘭財政全面扶持文化產業,紐卡斯爾這座城市的發展再度迎來契機。泰恩河畔,大量基建項目開始動工,其中就包括著名的波羅的?,F代藝術中心以及圣賢音樂廳(也被翻譯成紐卡斯爾音樂廳)。在英國文化之都的評選中,盡管紐卡斯爾以兩票之差惜敗于利物浦,但人們對這座城市的向往并沒有消退:當時英倫流行著這樣一段玩笑式的對話:“周末去哪兒?”“當然是紐卡斯爾!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旅游業伴隨著一支年輕的歐冠球隊,來到了紐卡斯爾。英超時代最偉大的中鋒阿蘭·希勒仍然效力隊中,但他的身邊有了一群活力四射的年輕人:勞倫·羅伯特,加里·斯皮德;基隆·代爾;克萊格·貝拉米;諾貝爾托·索拉諾和杰梅因·耶納斯。

                  英超歷史第一射手阿蘭-希勒

                  當時的紐卡,還在泥潭中掙扎。老帥博比-羅布森接手時,球隊排名英超倒數第三。于是,老帥想讓一位年輕教練輔佐自己幫助紐卡完成復興,并許諾在第二個賽季將放權給后者,年輕人沒有輕信,于是選擇拒絕——這名年輕人名叫穆里尼奧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即便沒有穆帥,紐卡仍然在一個賽季后從倒數第三變成了正數第三,之后他們殺進了歐洲優勝者杯半決賽,還在下一年的歐冠聯賽中擊敗過尤文圖斯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02】

                  回顧紐卡斯爾在90年代中期與21世紀初的短暫輝煌,其實很容易得出一個結論:每一個成功的足球故事背后,都是金錢在默默推動,如今同樣不例外——沙特公共投資基金,從入主紐卡開始,就被封為全英超最有錢的勢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種深不可測的財力,甚至讓克洛普說出了引起巨大爭議的言論:“世界足壇有三家俱樂部能在財政上為所欲為。紐卡說他們沒有天花板?這么說一點都沒錯。恭喜他們,但是其他俱樂部有天花板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背靠沙特財團,紐卡斯爾確實有能力和資源去競爭歐戰賽事,并以冠軍和獎杯作為憧憬。從這個角度出發,克洛普的吐槽沒有任何問題。更何況,紐卡也確實依靠金元支柱,在轉會市場上進行了一系列采購:年初冬窗,紐卡花費超9000萬英鎊,居世界之首。成功保級后,到了夏窗,他們又在瑞典前鋒亞歷山大·伊薩克身上砸出了俱樂部隊史第一轉會身價:6000萬鎊。短短一年時間,就花掉了超過2億英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紐卡隊史標王伊薩克

                  如今他們躋身聯賽前四,近8輪聯賽5勝3平保持不敗,其中兩個客場對陣曼聯與熱刺,一勝一平,含金量十足。表面上看,人們很容易得出“金元足球真香”的錯覺,但將紐卡本賽季的強勢完全歸功于這2億鎊,其實并不公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沙特財團完成收購的前兩個賽季,緊縮銀根的紐卡只簽下過一名球員:阿森納舊將喬·威洛克。球隊的主力陣容,自2017年自英冠升級后沒有發生過任何變動,球隊年齡老化且失去轉會價值,已成不爭的事實。如果說有些球隊因老將過多,薪資架構不平衡,需要先賣再買(比如萊斯特城),那么紐卡斯爾的情況簡直更糟:他們壓根沒人可賣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從某種意義上講,此時沙特財團的入主猶如雪中送炭,因為前老板邁克爾·阿什利已經將所有能燒的柴火都消耗殆盡,距離崩盤僅一步之遙。沙特財團的收購,是一種修正,更是一種拯救。

                  4比0大勝維拉的比賽中,紐卡這支球隊的構建,其實基本和財團入主前沒太大變化。首發11人中多達6人,是艾迪·豪和沙特財團入主前遺留下來的舊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近期狀態火熱的阿爾米隆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他踢球像阿爾米隆一樣?!边@句話出自曼城邊鋒格拉利什之口。在慶祝球隊上賽季聯賽奪冠時,他用這個有些過火的玩笑調侃隊友馬赫雷斯在收官戰中的糟糕表現。然而,這句沒品嘲諷被媒體曝光后不久,阿爾米隆在紐卡斯爾的表現,讓這個玩笑本身成為了一個笑話:10月的6輪英超,這位巴拉圭邊鋒打進6球,其中不乏精彩的神仙球,他本賽季的總進球數,已是格拉利什的7倍之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undefined

                  undefined

                  阿爾米隆10月的精彩進球

                  發生蛻變的不只阿爾米隆。曾經的首發中鋒喬林頓,過去3個賽季總共只進了10個球。如今這名身體素質與防守能力俱佳、卻偏偏不擅長射門的“廢柴中鋒”(加里·內維爾語),被艾迪·豪改造成全能中場后表現出色,甚至有可能搭上巴西國家隊前往卡塔爾世界杯的末班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瑞士中衛法比安·沙爾,當年只花了球隊300萬英鎊,如今是全英超最穩固的后防線中一枚必不可少的定海神針;根正苗紅的青訓球員肖恩·朗斯塔夫,如今再度在中場煥發出了活力;喬-威洛克同樣在中場表現搶眼,有可能入選索斯蓋特的世界杯26人大名單;唯一的例外或許是卡勒姆·威爾遜:只要沒有傷病困擾,他永遠都是球隊的進球保障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03】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深挖沙特財團入主以來紐卡的每一筆轉會,你還會發現更多出人意料的驚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尼克·波普,英格蘭近幾年來最出色的中生代門將之一,今年夏天從降級的伯恩利買入,僅花費1000萬英鎊。冬窗從布萊頓壓哨引進的30歲后衛丹·伯恩,曾被質疑配不上1000萬鎊轉會費,如今成了這條鋼鐵防線不可或缺的一員,這位身高超過2米的巨人,無論擔任中衛還是左后衛都有穩定表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隊長特里皮爾的轉會,則被認為是一筆革命性引援。這名跟隨馬競贏得過西甲冠軍的英格蘭主力國腳,是俱樂部易主后的第一筆引援。原以為紐卡會為了他打破薪資架構或者創造轉會紀錄,但他們并沒有。紐卡早早做過功課,私下得知特里皮爾有意回歸英超,在媒體都來不及反應前,低調地搞定了這筆轉會——甚至雙方的合同中,都沒有“降級即解約”這樣的附加條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紐卡隊長特里皮爾

                  紐卡引進巴西國腳布魯諾·吉馬良斯和荷蘭國腳斯文·博特曼的過程同樣雷厲風行:他們才華出眾,但球風成熟穩重,極具升值空間。這是紐卡堅持的引援原則——與傳統意義上注重及時行樂的金元足球背道而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并非每一筆引援都堪稱完美,比如2500萬從伯恩利引進克里斯·伍德,就為不少人詬病。事實上,急于在這名年過三十的新西蘭中鋒身上砸錢,也需要結合當時的形勢背景來理解。當時,狀態始終出色的主力前鋒威爾遜受傷,球隊急需一名來之即戰、對英超節奏熟門熟路的中鋒,于是伍德就成了一個實用的選擇。在上賽季的保級戰中,伍德也確實發揮了自己的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相較之下,6000萬引進的伊薩克,雖看起來有些奢侈,但他加盟前,威爾遜受傷未愈且不乏強隊追逐,高價尋求一位年輕的“接班人”也合情合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趣的是,當年與艾迪·豪幾乎同一時間上任的史蒂夫·杰拉德,卻在阿斯頓維拉走向了和紐卡截然不同的道路。過去兩個賽季,維拉總共在轉會市場花費約2.26億英鎊,引進了諸如庫蒂尼奧這樣的大牌球星,如今他們距離降級區僅一分之遙。對此,杰拉德背鍋辭職,繼位者成了烏奈·埃梅里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名西班牙教頭原本是紐卡的首選,但他婉拒了紐卡的邀約,這才給了艾迪·豪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04】

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在“天花板”這件事上,艾迪·豪完全有權利和資格回擊克洛普。因為與傳統豪門利物浦不同,紐卡斯爾許多方面都得從零開始:前老板邁克爾·阿什利給這支球隊埋下了太多隱患,沙特資本目前仍處于填坑狀態:比如為一個全新的訓練場買單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吝嗇的阿什利常年在"英超最差老板"評選中榜上有名

                  改造訓練基地的想法,其實早在沙特資本入主前就已提出,但許可證書卻是在新資本到位后才頒布,著實巧合得讓人不免遐想。目前紐卡的本頓訓練基地,遠遠達不到英超平均標準,甚至連大部分英冠球隊都不如,為此差點遭到英超聯盟的處罰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至于俱樂部商業與營銷領域,紐卡斯爾更是落后一大截。今年8月,當達倫·伊爾斯入職俱樂部成為球隊CEO時,紐卡的商業部門總共僅有4名員工。與之對比,曼聯在商業部門的員工數為250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支隊伍或許在夢想層面確實不存在“天花板”,但現實中的紐卡其實連桌子的高度都沒達到。相比起前輩曼城,俱樂部的基建、員工數量與水準,甚至是英超財政公平法案,都將是紐卡斯爾成長之路上無法回避的層層關卡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沙特財團的財力只是保障他們有路可走,但無法帶領他們走捷徑。既然無捷徑可走,那么艾迪·豪和他手下的紐卡,就只能背著外界的誤解和期待,孤身走暗巷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賽季,艾迪·豪在聯賽第十二輪才開始接手,他的第一場比賽是3比3戰平布倫特福德。沙爾、威洛克、喬林頓以及威爾遜都在首發之列,那場幸運的平局讓他們積分墊底。一年后的今天,紐卡已躋身歐冠區——這翻天覆地的轉變,是對艾迪·豪工作最好的肯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完全有資格“為自己的俱樂部挺身而出”,因為除了他,沒人能行。競技體育,場上的表現說明一切:在多年來反復的失利、窩囊和節儉后,紐卡斯爾本賽季先后戰平曼市雙雄,戰勝熱刺,僅在讀秒階段憾負利物浦,而且他們與丑陋足球為敵,比賽風格極具觀賞性。

                  紐卡斯爾俱樂部以及這座城市如今的快樂,恰恰是克洛普口中“為所欲為”的反面:知道自己的不足,清楚自己的原則,在處處受限的情況下,仍然漂亮地走出一條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是屬于足球的快樂,也屬于每一座城市和每一段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朱淵 西北望看臺
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中年女人色av